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8 今年冬天我感觉适应不了寒冷,我很纳闷气温不比往年低呀在朋友圈发了个说说,同学说因为我们年龄渐老,所以不耐冷了。想想或许真是这样呢现在穿的是羊毛衫羽绒服皮鞋,不嫌臃肿的话还可以穿的更暖。想起儿时只穿着母亲缝制的棉袄棉裤和棉鞋,而且外面就只套一层薄薄的罩衣。那些寒冷的冬天是怎么过来的呢.想起母亲在秋收忙完后着手准备我们过冬的棉衣新做或拆洗。有时候母亲会请大妈来一起做,屋里传来她们的谈笑声剪刀的咔咔声,看着她们缝制起俊俏的花花绿绿的棉衣,这一幕总是很温馨。冬天的早晨母亲做熟了饭才叫我们起床,我们赖在母亲烧得暖暖的炕上,只想能多呆一会儿。母亲把我们的棉衣压在褥子底下一件件焐热然后递给我们赶紧趁热穿吧。暖暖的棉衣驱除了我们对寒冷的畏惧。想起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多少次我睡一觉醒来,依然看见母亲在纳鞋底用力地顶针,不时用针尖蹭一下头皮听着咝咝的拉线声,我又沉沉地睡去了。母亲做的棉鞋其实也挺厚实的但我们整天在外面跑,所以经常会被冻肿或冻烂脚指。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